从大二起,我便在学校的奶茶店兼职,自此,便与各式各样的糖打交道:奶茶要放糖,果茶要放糖,备水果酱要放糖,煮小料也要放糖……一杯全糖加小料的大杯奶茶,一成糖不好说,半成糖总是有的。

这当然不是抨击奶茶。一杯可以休闲的饮料,一杯十余元的饮料,一杯副食,当然有责任为顾客提供一份贴心而甜美的体验。糖分可以带来幸福感,在寒冬捧一杯芋圆奶茶,或是在炎夏拎一桶西瓜冰茶,感受口中的甘甜,从各自的烦恼中脱出身来,享受片刻的幸福,然后将精心印刷的奶茶杯丢进垃圾桶,带着一丝余韵回到令人恼火的生活。

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甩开所有烦恼。不少学妹会满怀期冀地询问:这个可以做常温吗?我则礼貌地回应:果茶只能做少冰哦,十分抱歉——一些会再三犹豫后下定决心:那就少冰吧,放一点点就好了,一两块就够了。另一些则扼腕叹息,转身离开。还有一些从楼上健身房来的大哥,会自信地告诉我们:要无糖的。我同样礼貌地回应:柠檬茶做无糖会很酸哦,真的要无糖吗?在给出肯定的答复后,大哥便会得到一杯十分健康的柠檬茶。大哥满意地点点头,插进吸管,嘬一口,然后拧着脸走出店门。

虽然作为店员的我自然要满足顾客的需求,然而我内心中则是十分认同清玉的那个搞怪广告:“调你妈,黄金比例最好喝!”都买奶茶了,还要想东想西,瞻前顾后,连片刻的休憩都要充满对身材和健康的焦虑。如果下定决心要“放纵一下”,那就应当完全地放松自己。又想放松,又满怀焦虑,到头来又没得到放松,又满怀负罪感,多没意思。

我个人虽然身居奶茶店,但喝得不多。毕竟偶尔休闲一下无伤大雅,但终日休闲,总会“闲出病来”。若是打烊时物料没用完,我便会随手接一杯绿茶。茶当然不会是什么顶级好茶。分量一致的茶包,刻度分明的量桶,分秒不差的计时器,造就千篇一律的口感——倒也不算差。脱下工服,锁上店门,端着一杯茉莉花茶慢悠悠地晃回小出租屋。

偶尔起意,我也会顺路买上一点酒:由着没来头的性子,提一罐雪花或百威,边喝边走,到家时刚好饮尽。一捏易拉罐,甩进垃圾桶。而提早下班时,我也会觅一瓶黄酒,称一些卤菜。回到出租屋,架起小灶,上面热着黄酒,下面烘着鸭翅,慢慢待着柔和的酒香溢出小锅。我始终有个理念:不同的酒,就要配不同的菜。干黄酒,就应配上花生。盘坐在小灶旁,小口啜饮着黄酒,慢条斯理地一颗颗夹起花生。酒香和卤香悄悄结合,让房间里的空气变得浓厚,连时间仿佛也变慢。

而喝预调鸡尾酒,则是另一番风景。对我来说,预调鸡尾酒都只是玩乐。诸如RIO的经典系列,都只是喝个乐子。随手拎一罐,如喝汽水一般慢慢灌下,然后回味着入口时的果味和酒气,似醺不醺地走到室外,一阵风吹来,酒气顿时云飞雾散,整个人神清气爽。唯有STRONG系列和KIRIN的冰结,值得让我再买一盒情人梅,带回家慢慢喝。RIO STRONG是因为喝起来更有酒的感觉,冰结则是因为口味更协调,也更贵,还需要我网购,如此反复的流程,值得我为他配上一份果脯下酒。

说起酒来,自然不能绕开吉治的奶油利口酒。这个酒似乎褒贬不一。据我的体验,草莓的有些腻,柠檬中规中矩,而咖啡奶油利口酒则是正中十环。屏住气饮下一口,入口的轻柔奶油香,和咖啡的香味恰到好处地结合,当你呼吸时,伏特加的辛辣让舌尖的感官迅速复苏,催促着人咽下去。而将它咽下去的一刻,口中的盛宴顿时无影无踪,只有淡淡的酒香和咖啡香引诱着你再来一口。我饮下一口便赞叹不已,辛妍更是边骑车边喝,在回家之前便将一瓶喝了个底朝天,到了家还能精神抖擞地开组会。

那一天我们不止喝了一样酒。下午时,我们二人便已坐在咖啡馆,喝了咖啡马天尼和自由古巴。这两杯酒同样风味优秀,对于他们的描写就留给辛妍,本篇便在此留白。那天我在咖啡馆意犹未尽,辛妍则说:再喝下去晚上就耽误干活了。然而傍晚逛完丹尼斯,他还是耐不住性子,未等到家就将那瓶吉治饮尽。如此的美好事物,却要为了各种规划和顾虑放弃,多少是有些煞风景的。总有些事物,是值得你放下所有顾虑,去追逐和把握的。而这样的美好事物,也值得我们做好所有准备去迎接他:买上几十块的铁板烧,几袋鱼皮花生,不远万里,准备周全,只为和朋友一同喝一桶二十块的白啤——既然事物如此美好,那我们不妨让他变得更美好些。